用“写字机器人”赶寒假作业,怪谁?

var contentimageurl = 'http://img.xinmin.cn/xmwb/2019/2/NEM1_20190218_C0323713286_A1529914.jpg';

图说:郑州市创客教育嘉年华活动中展示的机器人写字 来源/IC

  寒假尾声,不料“写字机器人”占据了头条热点。原本用于文件传抄的“写字机器人”,竟被一些孩子用于突击应付寒假作业。如果这样的代写作业“神器”被越来越多的孩子效仿使用,它对正常的教学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呢?如同翻译软件大行其道,现代化的技术手段真能颠覆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育与学习吗?

来源/TP

  写作业不用哭丧脸

  明天就要返校交作业了。前两天,哈尔滨家长张女士要求女儿抓紧把所有寒假作业补齐。没想到女儿仅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全部抄写作业,不仅字迹工整,而且还没有出现错字、改字的现象。在整理女儿房间时,张女士意外发现,孩子竟用了800元的压岁钱网购了一个“写字机器人”,漂亮的作业竟是“机器人”从旁代劳的。

  据记者在几大购物网站搜索,“写字机器人”并非新品,价位最低的400元左右,1000元以上的也有多种。这类产品由一组杆状金属套件组装而成,在前端安置一支钢笔或铅笔,经下载软件后可以按设定的笔迹无限量地“复印”出需要书写的文字,书写速度相当快,每分钟40个字左右,如果是连笔字,速度还会更快。商家介绍,这种“写字机器人”通过USB数据线连接电脑就能使用,支持excel、word、txt文件等导入,能自动分页、自动排版,不需要频繁复制粘贴,还可通过用安卓手机App采集笔迹的方式来模仿字迹。还有的店主表示,春节过后前来咨询“写字机器人”的中小学生顾客,他们更在意的是模仿出来的字迹是否逼真、会不会被老师发现、是否有保修期以及有没有无理由退货等问题。

  有意思的是,有个自称是“广西魏先生”的发明者,在网上推介其发明的机器人写字速度很快,每分钟就是可以写100个字,并且字体还十分的工整,称“这对于学生来说实在是很大的福利,有了这个发明我们就可以按时交作业了,许多的家庭作业都可以用它来完成,这样的话就可以省下很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再也不用哭着脸写作业了”。而在北京一家知名科技网站上,还推出了一款非常有趣的3D打印机器人,这个小巧的机器人使用的是一种特制芯片,具有自动绘图、写字的能力。该网还详细介绍了自制这种“写字机器人”所需要的零配件和步骤,程序看起来并不复杂。

  务必坚守诚信学习

  “写字机器人”的出现立时在全国网友间引发热烈讨论。“哈哈哈哈,终于升级了?小时候我们是把几根笔芯绑在一起,这样写一个字相当于写了好几个,当然这仅限于简单的汉字抄写。”“是不是该先反思一下小学里面那种抄写作业?”“我也想赶紧买一个,孩子每天晚上写太长。”“每分钟写40个字,还写两天,可见作业量之大。”议论的核心问题是“写字机器人”进入孩子们的学习领域,完全是因为教师布置的作业量实在太大,且不少是属于机械性的抄写练习。

  在本市某知名小学任教多年的一名资深语文教师直言,这类机器的盛行,意味着孩子要面对大量的重复性抄写作业,背后的根源在于教师对作业的认识比较狭隘。就以寒假作业为例,纸笔作业比较容易检查,且不少学校开学会有摸底考,或者各种类型的小测验,以检查学生寒假复习情况,基础字词的掌握情况、课文段落默写等“客观题”是最容易得到的反馈。这位老师建议,寒暑假应给予学生更多时间去阅读,去在旅行中获得体验,去完成跨学科作业,提高综合学习能力,但是这样一来,对教师布置作业的能力,对教师指导和评价作业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但是,即便是那些纯粹抄抄写写的作业,难道就不应该由学生自己亲力亲为完成吗?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如果让“写字机器人”这样的东西被中小学生大量使用,会严重影响到学习的诚实性。用机器人代替自己写作业,严格来说也是一种作弊行为,一旦养成了这种不良习惯,进了大学后就会很难做到学术诚信。

  智慧作业应成主流

  “写字机器人”引发争议,这其实是给学校“教”什么、教师该设计什么“作业”提出了新的课题。

  可喜的是,今年本市不少中小学在寒假为学生开出了阅读书单,这些作业都是“写字机器人”无法胜任的。记者了解到,本市不少中小学在语文作业改革上已经做出探索,利用假期为学生开出阅读书单,这些需要高阶思维的作业,是写字机器人无法胜任的。例如,格致中学高一年级已经连续多年为学生布置一份充满书香的语文作业,其中包括阅读《水浒传》中的集中描写某个人物的章节,为他做一篇500-1000字左右的小传;完成一副春联,开学后开展评比;从勒庞《乌合之众》、波兹曼《娱乐至死》、杨绛《洗澡》三本推荐书目中选择一本做读书笔记等。

  “技术也许对目前的教育带来冲击,但它的发展是不能够阻挡的。”杨浦区少科站站长胡建民强调,不能用过去的观点看待未来的教育,而应积极面对和拥抱技术革新给教育方式和理念带来的变化。胡建民介绍,机器人会写硬笔书法、软笔书法,这些技术并不新鲜,但能够识别和模仿笔迹,确实是一大进步。与其质疑这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更“懒惰”,不如思考一下,是不是老师布置的重复抄写、机械训练的内容太多了?是否能把这些时间节省下来,让更多的孩子有时间去创意创新,从使用机器人,到创造自己的机器人?

  抄写练习不可忽略

  现在能够让“写字机器人”代劳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文科的抄写作业。比如,有的小学教师特别喜欢让孩子们抄课文、抄单词,也有中学教师会让学生去大段抄写名家名著里的精彩片断或“妙语佳句”。学生们一旦厌烦或偷懒,自然就会轮到机器人大显身手了。

  但是,抄写真能退出中小学生的学习领域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有教师表示,尤其是像语文、英语、历史这样的人文学科,抄写和模仿都是必须的,特别是一些需要记忆的知识内容,抄一遍甚至多抄几遍,自然就会加深印象。人们常说的“书到用时方恨少”,其实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平时抄写的东西多了,储备也就多了,将来运用起来也就可以得心应手许多了。

  即使是单纯的写字抄写,在华东师大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文自修》主编王意如教授看来,不能因为现在出了“写字机器人”这个争议问题,就因噎废食一概否定抄写的必要性,像语文这样的学科,低学段的学生必须经过必要的抄写训练才能学好汉字。“汉字与拼音文字不一样,汉字表义,笔顺多,部首也有两百来个,还有不同的结构,如果小学低年级学生不每天认真抄写,要真正学好汉字是不太可能的。”王意如说,小孩子怕抄写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毕竟学习不是一件“轻松”和“享受”的事情,该写的必须写,该抄的必须抄,有些还是需要多抄几遍才能达到学习效果的。这个道理要跟学生们讲清楚,一方面不要依赖“写字机器人”,另一方面不要埋怨应当接受的抄写训练。“有些必要的抄写,是教学的必然过程,不可能忽略,问题是抄写的量要把控好。就拿现在小学一二年级语文识字来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字只要会认、会读,另一部分字才要求会认、会读、会写、会用。可能会有一些教师自己提高了教学标准,要求学生对教材里的每个字都要做到会写和会默,这就势必加大了抄写量。这种做法值得商榷。”她说。

  新民晚报记者 王蔚 陆梓华

  【记者手记】机器替代不了人的智慧

  “写字机器人”真是洪水猛兽吗?有意思的是,在采访中,教育界人士的态度还是比较中肯的。如同现在使用普遍的翻译软件,将来或许还会出现能做各种数理化题目的“神器”,甚至还能直接将知识内容以芯片的形式植入人的大脑,这或许在未来都会成为现实。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现代意义上的课堂教学,是工业化的产物,它适应的是大机器生产的需要。而在人类进入信息化时代后,随着高科技的突飞猛进,传统的课堂教学组织形式都有可能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乃至颠覆。一样的大纲、一样的教材、一样的教师、一样的课堂、一样的作业,或许都将成为历史。孩子们会说,还要学外语干吗?还要学写字、学写作文干吗?还要学算术干吗?还要背诵、还要记忆干吗?不都可以交给“神器”解决吗?对于这样的“期盼”,显然我们的教育界还没向孩子们讲明白,或者说自身还没完全弄明白。要知道,教育永远是智慧性的劳动,学习也永远是个性化的需求,没有了个性、失去了智慧,人类还怎么能发展和进步?

  “写字机器人”之类只是辅助,不能变成教育的“正统”。就像翻译软件再精准,能有人与人的神交那么心灵默契吗?多教给孩子们一点智慧,让孩子们更多地用心去打量世界,这是“写字机器人”永远无法企及的。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王蔚